Posted on

黄河滩区有群守护者 收集散落羽毛寻找盗猎者踪迹

    

    像王永昌这样的默默无闻的守护者还有许多

    

    有了巡护员的守护,鸟儿们能在滩区自由嬉戏。

    

    一辆越野车,一架望远镜,是王永昌主要的巡护工具。

    

    通过地上散落的羽毛,王永昌判断有盗猎者来过。

    

    为了方便巡护,王永昌专门装了一个可以旋转的灯。

    

    傍晚时分,大雁在天空中结伴飞翔。

  核心提示丨黄河滩区,一望无际的小麦,绿油油的,空中时常有盘旋的候鸟飞过。狭窄的小路坑洼不平,王永昌驾驶越野车颠簸得厉害,一路走走停停,后面扬起厚厚的尘土。他不时拿出望远镜,站在车门处,半倚着车窗,仔细观察远处。一旦遇有情况,就会把车辆熄火,下车徒步实地察看,争取不放过任何一处可疑目标。

  王永昌是一名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,和他一样的还有很多人。候鸟迁徙季节,他们为了保护鸟类,几乎每天都到野外巡视、蹲守、救助、拆除捕鸟网,危险时常相伴,他们却乐此不疲。

  【巡护】黄河滩区有支来自民间的护鸟力量

  目前,正是候鸟迁徙季节,黄河湿地保护区,是大量候鸟迁徙的主要路线,也是它们越冬停留的重要栖息地。黄河途经这里,南北流向,河东岸属于山东,河西侧是,如果村民想过河,必须从搭设的浮桥上通过。

  11月22日,黄河滩区,虽然阳光明媚,天气晴好,但河滩里的风着实很烈,吹到脸上冰凉,身上也冷飕飕的。

  河滩边的防洪堤上,一辆越野车行驶得很慢,车里悬挂着“国家级自然保护巡护员”“让候鸟飞”“护鸟英雄会”等多个挂牌,除此之外,驾驶室里还放有一本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》。

  驾驶车辆的叫王永昌,今年40岁,平头,中等个儿,穿着黑色户外防风衣,头上戴着帽子,说起话来,透着朴实与憨厚。他是长垣一名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,同时也是长垣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协会的会长。

  当天,如果不是等记者到来,按照计划,早晨7点他就会从家里出发,到几十公里外的滩区对候鸟的迁徙进行巡护。

  王永昌说,每年这个时候,是候鸟迁徙季节,成千上万的候鸟来临,也是他们志愿者最忙碌的时候。他告诉大河报记者,由于他一个人力量有限,去年10月,成立了“长垣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协会”,志愿者涉及各行各业,义务巡逻,都是来自民间的护鸟力量,其中有医生、农民,还有公务员,目前微信群里就有100多个人了。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巡护,每天早晨出发,晚上不定时,有时直至深夜甚至凌晨才能回家。平常都是他一个人,夜巡时会再多些人,沿线几十公里都要巡护到,重点是寻找盗猎者下的药和捕鸟的网。

    

    成群的大雁从滩区内的平地上飞过

  体验巡护志愿者的工作

  【记录】采集信息,用脚步丈量完善资料

  上午10点多,大河报记者跟随王永昌开始了一天的巡护。越野车从河堤向东拐弯进入小路,更加颠簸起来。一路上,车辆走走停停,王永昌不时拿出高倍望远镜,向四周观察。

  滩区因为面积比较大,他们一般都是开车巡护。但也有徒步巡护的时候,大多是到农户麦地里。王永昌介绍,从2012年开始,因为喜欢鸟,他成了一名护鸟志愿者,如今已经5年多了,黄河滩区也留下了他无数个脚印。

  白天除了巡护外,志愿者们还有一个重要任务,就是采集到此栖息的候鸟信息,为相关部门完善资料,排忧解难。

  “那边发现大鸨了,走,我们看看去。”上午11点多,当巡护到一处低洼地时,王永昌很兴奋,放下手中望远镜,把车停在远处,叮嘱记者徒步前行,不然会惊到大鸨。他边走他边说。“你太幸运了,有市民专门过来看大鸨,都没找到。”据其透露,大鸨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,也是濒危物种,平时很难有人看到。他介绍说,这里面也有一个典故,古时候有一种鸟,它们成群生活在一起,每群的数量总是七十只,形成了一个小家族,于是,人们就把它们的集群个数联系在一起,在鸟字旁加上一个“七十”字样,就构成了“鸨”。

  离大鸨还有约300米时,王永昌叫住了记者,他说,不能走得太近,说话要小点声,大鸨警惕性比较高,被它们发现,它们就会突然飞跑,那样的话,前功尽弃,实在太可惜了。随后,他拿出照相机和三脚架,架设好后,又拿出望远镜,从头到尾,仔细数了一遍。“200多只,太壮观了,真的很难得。”王永昌说。这样大规模的大鸨,并不多见。

  拍了多张照片后,又录了像,反复察看后,王永昌才放心。随后,电话报给了政府相关部门。他告诉记者,不仅是大鸨,还有其他种类的候鸟,都要采集信息,对于研究候鸟提供了有力帮助。记者再次要求近距离观看大鸨,被王永昌拒绝。

  王永昌说,不仅白天的巡护,还是采集信息,和晚上的蹲守,里面都有很多经验,这是随着时间和阅历而增加的,而每个阶段的方法都不尽相同。

  【发现】麦田有车轮痕迹,他初步分析有盗猎者来过

  围绕黄河滩区巡护一大圈后,临近中午,在返回途中时,王永昌用手指了指左前方:“不好,那边有情况。”随后,徒步前往察看。他告诉记者,麦田有车轮痕迹,凭他以往经验,轴距很窄,像是四轮摩托车。果不其然,往前继续走了几十米,地上散落着很多羽毛,据他初步分析,就在近几天,可能是夜晚盗猎者所带的狗撕咬鸟儿才掉落的羽毛。“好好的鸟儿就这样没了,太可惜了。”王永昌神色黯然,他心疼地从地上捡起几根大点的羽毛,攥在手中,反复观看,回到车上后,又小心翼翼地夹到一本书里,“回去好好研究一下,看看到底是啥鸟”。

  昨天下午,长垣县野生动植物保护科李科长表示,平时如果需要数据,志愿者们也会协助提供一些,但主要还是靠政府部门。对于他们的工作李科长给予了肯定。

  王永昌午饭吃的是烩面,村里附近一家农家乐做的。由于离家较远,志愿者们大多选择就近解决,有时碰不到吃饭的地方,他们往往会准备点面包、方便面等食物充饥。

  下午巡护是在另一处滩区,中途没事时,王永昌就会拿出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》翻看,他坦言,自己学好,才能更好地进行巡护工作,还能给村民们普及野生动物保护常识。在防护堤附近一个村子,大河报记者注意到,临路的墙上写有“鸟是害虫的天敌”等多条醒目标语,志愿者们说,这都是他们在宣传护鸟时写的。除此之外,他们还免费向农户宣传相关知识,起到了一定的效果。

  【讲述】最开心的事,莫过于成功解救候鸟

  采访过程中,志愿者透露,最开心的莫过于候鸟被大家解救出来,那种心情是无法形容的。

  2013年,一只白鹭在河滩区附近吞食了带毒药的麦子,当时可能是吃得比较少,加上发现及时,治疗两三天后,又继续观察了一天,看着白鹭恢复得挺好,最后将其放回了大自然。

  “白鹭飞走的时候,大家都很开心。”王永昌回忆,它在空中盘旋了几圈,又飞了回来,不断拍打着翅膀,发出清脆的叫声,向大家示意,几十秒后才飞走。“这就是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。”

  11月23日下午,有志愿者传来好消息,之前在麦地里救助了一只受伤的小猛禽,进行治疗后,当天下午准备放飞。此外,也有村民发现受伤的候鸟并联系志愿者,他们就会前往找寻。找到后,有志愿者将候鸟带回并送到兽医站进行治疗。还有被狩猎者抓捕的候鸟,他们将其解救出来后,如果具备放飞的条件,都会及时进行放飞。

  并不是所有的救助都有美好结局。去年腊月,2只大雁吞食了毒药,等志愿者发现时,身体僵硬,已经死了。那天,下着蒙蒙细雨,志愿者们心情都不太好。

  记者继续跟随王永昌巡护的脚步向前行进,5点刚过,太阳就落山了,晚霞火红火红的,温度瞬间下降了许多。傍晚的黄河滩,湿润而宁静,远处,村庄炊烟袅袅。呼吸着泥土芬芳,头顶偶尔有大雁飞过,发出“嘎嘎”的声音。

  【蹲守】不管白天还是夜晚他们协助森林公安抓捕盗猎者

  傍晚6点,夜幕降临,月亮宛如一把镰刀挂在夜空。记者身上虽然穿有厚厚的保暖内衣,羽绒服,但走在巡护路上,两腿仍冻得直发抖。

  在附近村子匆匆吃了两个馒头,喝碗稀饭后,身子稍微暖和了一点。晚7点半,又开始了夜巡�亍;坪影侗撸�能听到潺潺的流水声。

  蹲守艰辛与危险并存,主要是协助森林公安抓捕盗猎者。越野车往东行驶了半个小时后,离黄河滩头还有几百米,岸边,能听到潺潺的流水声。关了车灯,左侧就是小麦地。此处离县城比较远,是投毒高发区,之前都有捕猎者。

  王永昌表示,抓捕盗猎者也要讲究方式方法,否则对方早就逃得无影无踪了。他告诉记者,晚上开车一般不开车灯,这样,盗猎者在明处,他们在暗处,容易发现盗猎者。等观察到目标后,再慢慢靠近,离有二三百米时,突然打开车灯,这时,盗猎者即使骑着摩托车,也难逃他们手掌心。

  记者了解到,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,志愿者们如果发现盗猎者,他们都会先劝阻,再进行报警,由执法部门查处。

  还有一种就是原地蹲守,一般是深夜12点前,或者凌晨左右,等着盗猎者上钩。这时,志愿者们一般2到4人,时常还会和对方发生冲突,存在危险。

  这一点,王永昌深有体会。今年10月6日深夜,在抓捕盗猎者时,由于刚下过雨,地面湿滑,他骑摩托车在追赶盗猎者时,不慎摔倒,一头栽到地上,摩托车飞出10多米远,头、脸等多处受伤,幸运的是,队友把他送到医院后经过及时抢救没有生命危险,不过,那次他却花费了2000多元钱。对此,很多志愿者证实了王永昌的说法。

  如今,虽然事故已经过去了月余,但直到今天,王永昌眼圈仍然发黑,脸部有些变形。

  【奉献】默默付出,让候鸟在此栖息安家

  为了巡护候鸟,王永昌以前骑摩托车,现在开越野车,此外,他还自费购买了望远镜、相机、航拍器等,但是每巡护一次,不算别的,仅油钱就得200元钱。面对无经费的尴尬现状,志愿者们也想过办法,一起众筹过,但最后只筹到3000元,这些如同杯水车薪,很快就花完了。

  王永昌目前没有工作,妻子在一家超市工作,两个孩子已经上初中。为此,很多人不理解王永昌所做的事情,就连他妻子也和他闹过别扭,不过,现在也慢慢理解了。王永昌这样解释,他喜欢鸟,并且清楚地知道捕杀野生动物会造成物种数量急剧减少甚至灭绝,使生态系统遭到破坏,最终导致环境恶化、气候异常,“再不好好保护起来,以后就没有了”。

  对于滩区,不管是新增加的坟头,还是河沟、小路,王永昌都会熟记于心。他说,漆黑的夜晚,没有坐标情况下,很容易迷失方向。之前,刚参加不久的志愿者巡护迷路,还是他帮助队友找到回家的路。

  深夜的黄河滩,格外宁静。昨日凌晨两点,王永昌和几名志愿者结束了当天的巡护和蹲守,等到家时,已经3点多了,但对于大家来说,为了保护候鸟,一切都挺值得的。

  如今,在王永昌影响下,就连对面山东也有人愿意加入志愿者队伍。虽然赚不到钱,甚至时常做赔本的生意,但是大家都在乐此不疲地在做护鸟行动。看着成群结队翱翔于蓝天的候鸟时而飞过,时而降落于河滩区麦地觅食,志愿者们开心地笑了。

  昨天,长垣县森林公安局牛永局长在接受记者受访时说,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,确实干了不少工作,他们没有执法权,一般都是发现后,在确保自身安全情况下报警,森林公安会迅速出动执法,加大了打击力度。牛局长表示,经过志愿者们的巡护,盗猎者目前相对减少,现在,不仅环境美了,就连候鸟也多了起来,生态越来越好。(记者 吕高见/文 吴国强/摄)

《黄河滩区有群守护者 收集散落羽毛寻找盗猎者踪迹》-豫都网提供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news.yuduxx.com/mszx/698345.html,谢谢合作!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forosdetodo.com